“砚冢”断想 - 端砚学堂 - 首页—伦桂洪端砚艺术馆
首页 > 端砚学堂 > 正文

“砚冢”断想

发表时间:2012-09-23 17:19:00

“砚冢”断想
 

   公元1707年4月18日,也就是清圣祖康熙四十六年丁亥三月十六日,就在这一天的早晨,也可能是上午、中午、下午或晚上,用现在人计算时间的方法,总之是在午夜12点以前吧。垂垂老矣的朱彝尊写下了一篇很著名的文章——《著书砚铭》: 
                  
  北垞南,南垞北,中有曝书亭,空明无四壁。八万卷,家所储,鼠衔姜,獭祭鱼。壮而不学,老著书。一泓端州石,晨夕心相於。审厥像,授孙子。千秋名,身后事。 
  丁亥三月既望秀水朱彝尊铭。 
                  
  之后,还亲自以他擅长的八分书认真地誊写了一遍,连同自己的肖像,请人精心地摹刻在了砚背。 

  这一年,他78岁。两年以后,他便辞世了。 

  这篇砚铭写得非常精妙。虽然只有几十个字,却把彝尊一生的经历、爱好、读书和家居生活,以及晚年的心情,甚至身后之事也包含在了里边,可谓是他的自画像,是他一生的写照。 

  次年,也就是康熙四十七年,彝尊亲自编辑自己的诗文集,取名为《曝书亭集》,把《著书砚铭》也编了进去,算是对自己一生的文学生涯做了一个了断。 

  后来,这篇铭文,那方砚台,浮沉中竟然变得扑朔迷离。 

  大约道光年间,江苏阳湖也就是今天的常州有位姓杨名继振字幼云号莲公的藏书家,自称为“江南第一风流公子”,非常注意搜求与朱彝尊有关的资料和文物,当然,不会放过与朱彝尊著书砚有关的线索。 

  他自己说,见过的朱彝尊著书砚不止一种,但多属伪品,只有嘉兴方氏所藏为真品,方氏自己也“珍如球璧”,秘不示人,杨幼云“屡求之皆不允”。 

  不久,方氏放出口风,说在自己家里筑了一个“砚冢”,把朱彝尊的著书砚埋葬了起来,“以绝觊觎”,等于告诉世人:死了这条心吧! 

  因此,杨幼云始终也没有得见方氏所藏砚。后来,方氏零替,砚也下落不明。杨幼云所得到的只是方氏所藏著书砚的一个摹本。多少年以后,杨幼云提起往事,尚且耿耿于怀。 

  其实,真正的朱彝尊著书砚今藏上海博物馆,叫“竹垞著书砚”,经过大收藏家英和、李佐贤石泉书屋、吴大澄愙斋、吴湖帆夫妇梅影书屋递藏,最后应当是由湖帆捐赠出来的。 
  砚的左侧有朱彝尊的好朋友、收藏家宋荦的铭文: 
                  
  竹垞检讨,于壬申年出都,复游南海,得西洞石数千斤归,命工制砚百余,大而净者惟此一品。竹垞爱如拱璧,出以示余。余曰:净白细润,金银线、蕉叶、瓜练诸美毕具。用后即以天水涤之,勿留墨锈揜其妙也。竹垞曰:孰肯使玉环垢面耶! 
  康熙丁丑重九前一日宋荦记。 
                  
  这也是一篇铭砚的佳构,可与朱彝尊自己的铭文相互印证,互为表里。为砚增色添彩。里面提到的朱彝尊“得西洞石千余斤”和“制砚百余”也是实录。朱彝尊在他的砚论名篇《说砚》里有“予游岭表,正值采砚时,购水岩石百余,久尽散去”的记载。 

  看来朱彝尊还是很看得开的那种文人。 

  不但那百余方水岩砚在生前就几乎散尽,就连本来是要“授孙子”传家的“竹垞著书砚”也终于还是从朱氏后人手中流散了出来。 

  物之聚散若是! 

  最有趣的可能还是嘉兴方某,他绷着所谓的朱彝尊著书砚秘不示人,还筑起什么“砚冢”来,不知是自欺还是欺人? 

  物之真伪若是! 

  如果杨幼云知道他“觊觎”已久的砚台竟然是伪品,不知感受如何? 

  我看,大可以断此砚想矣。

上一篇:砚 的 鉴 赏
下一篇:端 砚 的 配 匣


玉砚轩工艺美术博览馆
联系电话

微信号